权健掌门束昱辉被刑拘扬言5年赚5000亿公司频涉案经销商背锅

原标题:权健掌门束昱辉被刑拘,扬言5年赚5000亿,公司频涉案经销商背锅 这一次,束昱辉没能躲过去。

原标题:权健掌门束昱辉被刑拘,扬言5年赚5000亿,公司频涉案经销商背锅

2019年1月7日凌晨,天津日报新闻客户端发布消息称,从“权健事件”等联合调查组获悉,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束某某(男,51岁,权健公司实控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两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其中束某某便是权健实控人束昱辉。

在此之前,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1月2日,对在权健肿瘤医院涉嫌非法行医的朱某某立案侦查。

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浩然告诉AI财经社,公安机关以传销和虚假宣传立案,所以此案主要涉及传销。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这类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有可能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但情节严重的,可能会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权健涉及传销并非首次,在历史上,权健已多次遭遇媒体报道,存在传销陷阱。而在近年来,权健也多次陷入传销案件,只不过多数以经销商“背锅”而不了了之。

2018年12月25日,微信公众号“丁香园”、“丁香医生”、“偶尔治愈”共同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文章中对权健的质疑引起了广泛关注。

权健方面起初并没有太多的诧异,在12月25日中午,权健自然医学公司还回复AI财经社称,知悉丁香医生文章一事,将继续做自己的事,对此事不会有一个正式回应。12月26日凌晨,又理直气壮地宣布,刷屏文章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要求撤稿并道歉。

但这一次非比寻常。12月27日下午,天津市委、市政府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展开调查核实。12月28日,众多电商平台下线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其立案侦查。

多地的行动也在同步展开,12月29日,澎湃新闻报道,上海普陀区市场监管局开展全区排查,责令辖区内权健火疗店停业整改,其中一家店铺在报道后,店铺招牌拆除,店内人员不知所踪。

2018年4月,束昱辉在权健14周年庆典上提出:“权健不是我个人的,是属于人民的,是国家的,公益是第一的,接下来除了权健公司所需要的运作资金,其他全部捐给国家!”容纳7000人的天津市武清区体育中心,充斥着束昱辉的伟大梦想。

通报显示,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倘若上述罪名成立,将会面临二罪并罚的局面。

按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条对虚假广告罪的规定,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国家规定,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刑罚要更加严重,按照《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此外,在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还颁布了《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如下5种情形认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情节严重”。(1)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一百二十人以上的;(2)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3)曾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一年以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行政处罚,又直接或者间接发展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六十人以上的;(4)造成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5)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或者恶劣社会影响的。

2011年12月,山东济南当地媒体暗访保健产品分公司及总部,报道了传销陷阱和无直销牌照经营的事实。

2012年9月,根据无讼网显示,吉林省蛟河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案件。公诉机关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检察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起诉孟某某、徐某甲、战某某、戴某某(曾用名岳某某)。蛟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孟某某在天津市加入“权健自然医学发展有限公司”以销售“权健牌”保健品为名,设立7个层级进行传销活动。徐某甲、战某某、戴某某相继参与其中。

根据案件细节显示,蛟河市公安局追缴4人赃款达720万元。最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对被告人孟某某、徐某甲、战某某、戴某某予以惩处。其中孟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其他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3年不等,缓刑3年至4年不等。4人罚款总额为881万。

根据庭审中的举证、质证显示,孟某某直接的领导就是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但诉讼走到了孟某某这里就停止了。2012年的刑事案件没有影响到束昱辉的权威。

2013年9月,四川一权健医院院长因涉嫌非法集资案由检察院提起公诉,共有约40名老人被骗,涉案金额160余万元。但其院长声称“与权健公司无关”,有行业专家称,权健公司仅存在“监管失职”。

2013年7月,据齐鲁晚报报道,权健公司的下线团队因在山东涉嫌传销,被当地警方查处,涉案金额80余万元。最后,此次涉案的犯罪嫌疑人也只锁定到了下线月,根据中国经济网援引相关数据称,有媒体统计,权健公司曾在一年左右时间内发生过6起涉嫌传销案件。

2014年底,央视新闻曾点名批评权健产品涉嫌夸大用途,比如其称权健的卫生巾能治前列腺炎、鞋垫能治百病等。报道中还提到权健的销售行为是“拉人头”。

但这些并没有影响到束昱辉和权健们。根据无讼网显示,2017年4月7日,邱铁山在权健旗下的无证经营的某火疗店做汗蒸,导致癫痫发作死亡。2018年9月7日,法院判处火疗店的3位经营者及权健公司赔偿受害家属19万元。

AI财经社查询中国执法信息公开网显示,束昱辉已回公司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8年7月、11月分别被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2013年,中国经济网援引业内人士报道称,权健收到商务部《关于同意权健从事直销经营批复》函。根据该函,一直被质疑“无牌经营”的权健将正式成为直销企业。也正是在这一年,束昱辉在接受直销媒体采访时说,要在5年内让权健的营业额达到5000个亿。

这让权健扬眉吐气。2014年2月,“气势磅礴·共创奇观——2014年权健领导人会议”召开,在会上,权健树立了“2014全年产量突破300亿大关”的雄伟战略目标。会议现场座无虚席,掌声雷动。

束昱辉意气风发。2014年9月,束昱辉乘坐价值7000万的私人飞机衣锦还乡,只为回老家过中秋。盐城大丰市区的和平饭店为此提前清空了停车场。

自称是此私人飞机机长的“窦如潮”曾回应质疑,“能在雅安地震捐出1亿的老板享受这次飞行,不需要争议。”

此话不假,在此之前,束昱辉的确试图通过捐款、献爱心等方式来树立新的企业形象。

微博上,束昱辉仅有的68条微博信息几乎都有关键词“亿元哥束昱辉”。2013年,束昱辉向雅安地震捐款1亿元,并将其写进了自己的微博标签简介第一条“雅安地震捐款1亿元”。

至今,束昱辉的最新微博还停留在2013年。那条微博内容充满权健式善意。患有重症肺结核的父亲丧失劳动力,天津天海妈妈离家出走,9岁女孩被迫撑起一个家。束昱辉转发并评论称,“我可以提供免费救助,请当事人联系我。”

但网友并不买账。束昱辉微博的评论充斥着指责,时间线亿元是无数人的血汗钱,不知道害了多少家庭。”“你就是个骗子,毁了我的家庭。”“传销而已,还标榜雅安捐赠一个亿?就是骗子一个,有本事你把捐款单拿出来晒晒!”“没良心的企业,把自己包装的再好又如何,总有一天会败露,人在做天在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eligionsucketh.com/,天津天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